归向 22.10 汉水会战

小说:归向 作者:核动力战列舰 更新时间:2019-10-11 07:27:02 源网站:源一
  西江战役,月陨地区告一段落后,

  融雪凝曾找过炽白再度联系,然而炽白却不再接听了。滚滚洪流到今天的地步,半壁江山已被大潮席卷。一切个人感情因素都让位于大局。

  如果千川集团没组建新军,炽白也许还会用谈判这种温和的方式,继续预热这个时代,

  但是融氏已经(被动)进入大局变化,秩序军社商组作为新生事物就必须要再踏一步保持住先进,决不能把时代的责任撂出去。

  炽白:“变革时代就像打铁,时候不到的时候,猛敲(激进路线),只会敲坏,敲裂(造成社会割裂),而时候到了,铁热了,却必须加紧敲,而不能把敲铁的锤子放上去,锤子最终会和半成品融在一起,变成畸形。”

  组建新生事物,不是创立一个牟利、壮大的集团,而是要敢为天下先,

  天下顽暗,不可愤孤,需入淤引之。

  权峰撼摇,亦不能安足,必须不忘初心继往开来。

  这一世,炽白从都没想过,要做什么改良派,只是过去不做无用的愤慨,现在不会为利忘道。

  ……

  白浪翻卷的汉水地区。

  承接西江战役下半场,炽白将部队从月陨地区又带了出来,朝融氏集团的兵团扫过去。没有任何拿新胜作为谈判筹码的意思。俨然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态度。

  四个突击集团,进入融氏地盘境内后,经过运动很快就逮到了四个融氏的突击级军团。双方发生了激烈碰撞。

  这是当代,高速机甲集群的首场大规模会战。

  融家的突击集团队是仿照早期炽白的训练纲要组建的。

  而这只部队模仿了炽白部队的战术理念,却没能学全炽白部队那全新的内部建制。只是在亦步亦趋的学习,经常容易陷入教条化。在这种大决战前夕,根本没有做针对性的准备。

  因为,融家兴建机械旅团,很大程度上是糊裱匠的态度。也就是不求胜利,但求自己手上有筹码。

  而在炽白这边,在态度上就是不同的,

  在确定了要歼灭对方同等级机步力量的作战要求后。参谋部立刻组织测试演习,立刻将信息交给了相关工业部门,数万技术人员分工分责解决。工厂内工程师和机组互动并向各位作战士兵了解情况,以此进行相应的改造。在旅团冲锋队列上,增强了发动机,增强了机甲的气动,主武器变成了火箭槽。

  后世研究这场会战发现,尽管融家和千川的大制造师以及工厂人员在数量上要更多。

  但是他们只是和传统的移动基地军方联系密切,和新军还没有磨合,使得融氏前线军团战前装备严重落后。

  ……

  9月16号上午八点。

  在汉水战场地区,秩序军一方,先派出了一个半旅团佯动到了区域进行破交作战。

  而在上午十点。引出了融家两个旅团的士兵。

  然后炽白命令己方两个旅团绕后,驱赶千川的两个旅团被迫朝着东北方向旋转,最终在上午十点零五分,炽白带着三个旅团兜圈到了这批汉水兵团的东侧。

  双方的装甲集团不可避免的遭遇上。

  虽然这个世界因为职业者的特殊性,以至于装备和地球上发展不同。但是战争规则依旧是遵循运动、突击、截断等要素。故突击团的战术,就是地球上坦克机械部队的加速版。

  战场上方的天空,电子战无人机同时汇聚在该区域。并且快速调整阵型。

  在双塔丘陵地区,双方的机甲集团运动,炽白坐在机甲集群中,一边判断着远方上空紊乱的气流,一边听各个小队的汇报。

  对方的长城在战局中为了保持信息通畅,经验非常不足,直接持续打开领域,并且没有在阵型中快速换位。

  当然秩序军下面的士官长,也发现了对方队形中,始终围绕着一个团队核心在运动,并且做出“那是敌人军团指挥中心”的判断。

  而炽白做出指令:“暂时先别提示对方。”

  ……

  上午十点十八分,当汉水集团的军团长官,确定自己运动到了优势地形,可以根据坡度以较为俯冲的角度进攻时,在公共频道中,对秩序军一方发起了邀请。

  坐在屏幕中,看到对方下达的战书,炽白松了一口气,悠然的说道:“(你们)总算有决心(决战)了。”

  突击开始。

  上千突击机甲,在十六公里宽阔的战场上,迎面对冲,在相隔六公里的时候。从冲击的角度来看,炽白的确是处于不利的状态,天空的电磁保护较弱,而且兵力数量也不是很充足,这些都是汉水集团指挥官认为可以一战的优势。

  但是这就如同“目不见睫”的典故一样。人总是容易看到对方的小毛病,却看不到自己的致命问题。

  就在战前,汉水一方的指挥官认为己方积累了众多战术优势,可以抵消圣长城之锐时。

  坐在机甲中炽白盯着屏幕上队列靠近,判断对方阵位接近到最适之时,断然下达了命令

  而准备了足足一分钟的火力组,则迅速对汉水兵团两位长城所在的队列进行了开火。

  随着这两批密集的投射火力从炽白的装甲集群上方越过,奔着汉水集团装甲集群最中央的核心位置打过去,汉水集团的这次冲锋,直接散在了途中。

  穿甲弹直接打中机甲的发动机和座舱,造成两位融家的长城一死一重伤,而接下来的七分钟冲击战中,千川的这两个旅团几乎是在毫无组织下面对战斗。

  冲击战术的战果极为惨烈,整个大地布满陨落的装甲,冒着缕缕黑烟。突击机甲冲撞时断裂的金属残片,插满土壤。

  千川的两个旅团伤亡237人,其中有不少制造师,以及中位战职者这样的贵族兵种。一位长城的陨落更是可怕得要紧。而炽白这边伤亡三十九人。战损比达到了1;6。

  ……

  至于汉水指挥官为什么会在战前冲击阵型上留有那么致命的错误呢?根据战后的资料显示,那种拱卫制度,是移动基地军制留下的流毒,而汉水集团训练新军的时候,长城们没有像炽白那样“不顾身份”的参与艰苦的对抗演习,所以训练不流汗,战时流干血,战后哭干泪。

  而且汉水一方奇葩的事情还没有结束。

  在战后四十分钟后,汉水南边两个突击旅团冒过来了。

  炽白再次确认了南边两个旅团后,愣了足足五秒钟,心里默念道:“刚刚为啥不来呢?你们刚刚要是赶到,我就不敢打啦!”

  当然吐槽归吐槽,看着地面防空机甲用激光配合天空无人机,将电磁权和制空权扳了回来。

  己方的运输机也用贴地飞行的方式,砸下来一个个装着气垫的集装箱,集装箱内部是弹药舱和油料罐,在触手章鱼外形机器人的帮助下,用二十分钟完成更换后,直接摆开战斗队形,气势高昂的对赶来的敌援军,开始第二场战斗。

  ……

  千川的这两个旅团的指挥官在战后记录中都声称自己不知道,这边战事已经结束,自己只是赶过来救援的。他们将一切锅都推给了前面两位没说清楚战局情况的指挥官。

  所以后世的部分战史学家:“融?(第一波指挥官)想要独占‘首次击退秩序军’的功劳,是整个战局崩坏的关键。”

  但是,根据某些记录书中认为,压根就不是融?的问题,而是镀明,铸锁奇,两人想要趁着友军激战大损后,以生力军的姿态来降临,却没想到给圣长城又刷了一波战绩。

  【咳咳,这就和,打某款小学生很多的游戏时,在抢人头,卖队友方面,一个个心机都深沉得很,没有一个是白莲花。】

  第二场战斗以六十九人伤亡的代价。直接将千川这两个新旅团八百人的兵力留了一大半下来(千川伤亡三百四十人,被俘虏了一百六十七人。只有三百人逃跑),

  出现了一百六十七人的俘虏,是因为镀明将军展开领域后就一直被锁定,直接带着队逃跑结果没有跑掉,最后被炽白追逐了四十公里后发信号投降。

  而另一位逃掉的旅团指挥官,铸锁奇,炽白没确定他位置,所以二选一,让他逃过一劫,而这位将军嘛。随后在这场变革之战中还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那是后话了。

  ……

  在后世历史学家看来,

  这一场秩序军和千川旧上层组织的新军的作战,基本上已经奠定了变革之战的胜局。最后能够作战的上层,主战的胆魄已经被这一战彻底打成了泡影。

  并且这一战还证明了一个糟糕的事实,那就是虽然集团冲击战术的创立者是炽白这位长城,但是最适合做这种军团最高指挥官的,其实是将军。

  因为你要是长城,除非你是当世无敌,否则遇到更强的领域者,直接压制住领域锁定方位,所在军团的指挥区域暴露,那就不用打了。

  天启历末年,炽白是当时最强长城。

  ……

  在该战斗中被俘虏的将军镀明在日后的回忆录中记录到。

  “圣长城就是圣长城,在战场上给我方带来的压迫,是空前的。

  我努力指挥我的部队进行抵抗,可是,整个军队所有的士兵都处于自身难保的紧张中,在训练的时候还好,但是在接战的时候,各种犯错。

  整个军队中,就算我作为最高军官,也得不到回应,因为大家都在忙着对付自己的情况,

  而秩序军一方,战术配合巅妙绝伦,虽然人数都是一样,但是他们那边是几个人打我们一个,一个军队打我们一盘散沙。

  我想要挽回败局,和他(炽白)将对将,嗯,他也遂了我的意,与我英勇对决。我和他用机炮对射,但是,非我不死战,而是我身边的人倒下得太快,大势已去!!!”

  【后面三个感叹号,是非常认真的,非常真诚的表达了,自己不是想甩锅,不是无能,被俘实在是迫不得已。自己非常,非常懊恼,绝没有庆幸被抓壮丁的自己能够摆脱玩命。】

  ……

  但是呢,这场突击装甲的会战结束后。千川某些人却自我感觉良好,认为这波不亏。

  因为这两战给炽白造成了三百以上的战损(注:千川的军官虚报了战功。)虽然损失了三个突击团,却打残了炽白的一个精锐旅团。

  君不见当年吕茗在奥东会战中也不时的打出不错的优势吗?依旧气焰生嚣。最后还不是被千川诸家优势的生产力和兵力压垮了。

  9月28号千川上层召开了上位会议,

  白业依旧是大谈一番优势和必胜,然后兴致勃勃的制定了最新的战争计划,在计划上,千川要在下半年训练47个旅团编制的新军。

  在会议结束后,一座移动基地中,融政在融亢心的搀扶下走出全息会议仓,

  融政对融亢心问道:“你对今天的议题有什么看法?”

  融亢心观察了一下融政的脸色后,谨慎答道:“总长大人的战略安排有些乐观了,新军团即使成功建立,也最多保持现有局面,如果要战略反攻。可能……”

  融亢心吞吞吐吐中。

  融政毫不客气的补充骂道:“可能是失心疯了!”

  融亢心顿时收声。停止发言。

  融政推开融亢心的搀扶,踱步到大厅中,汉水地图桌面上,目视了地图足足一秒,一巴掌猛拍在地图上,冷哼一声道:“这次战斗死的都是我们的子弟兵,他白大总长当然可以大大咧咧在北边大谈‘坚持就是胜利’,并且宣称,可以组建更多兵团。呵呵,几十个新军团,且不说能不能组建出来,就算能,融新就会安安静静的让半年?!”

  融亢心:“那么,他?”

  融政,扬起手指着东北方向:“他(白业)现在在前台放屁。白家冬眠仓里的人脑子清醒得很,根据那边的消息。白胜勒最近已经不见了。应该是,应该也是想和谈了。”

  融亢心:“……”

  而此时融政把地图调节到了全国地图上,此时代表炽白军团的蓝色箭头依旧活跃。

  生硬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。

  融政单手托着头,蹙眉道:“这么打下去,我们吃不住,得想个法子,让他(炽白)放眼天下。”——心里话:别盯着汉水不放,去折腾更多的人吧。

  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书看网-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归向,归向最新章节,归向 源一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